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政策理论
坚持和完善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推动新时期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04-12-07 【打印本稿】   【关闭】

 的十六大把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确定为我国新时期、新阶段的一个重要目标。坚持和完善领导的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必将推动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发展和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建设,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一、领导的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

政治文明作为整个社会文明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人类自进入文明社会以来改造社会、实现自身完善和提高过程中创造和积累的所有积极的政治成果和与社会生产力发展相适应的政治进步状态。具体而言,它是指每一种社会形态由生产关系所决定的政治发展的程度和水平。政治主体、政治关系、政治意识、政治行为、政治制度等政治现象的文明均构成政治文明的不可分割的部分。政治文明建设,涉及政治思想、政治制度、行政管理、法制建设等方面,是一个内容广泛的系统工程。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我国的基本的政治制度和政制度,是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

从多合作制度的形成和发展来看,它是我国政治文明发展的重要成果。(一)它是我国政治文化核心价值的体现。政治制度的形成除了与政治发展的内在规定性有关,还与政治文化和政治形态密切相关。政治文化核心价值之一是,所谓君子和而不同和为贵是政治的最高境界,是国泰民安的基本表征。的内在精神就是:和谐而又不千篇一律,不同而又不相互冲突。和谐以共生共长,不同以相辅相成。,它对多样性和多元化的肯定以及对多元共存和发展的强调,与现代民主政治的基本精神具有一定的契合性。这种文化基础为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设计和确立提供了良好的精神资源和文化背景。1950年周恩来同志在回答如何处理派关系时,就比较明确地阐述了和而不同的含义。他指出:每个派都有自己的历史,都代表着各自方面的群众。有人要求各民主派都和一样,如果都一样了,这和民主派又何必联合呢?正因为有所不同,才需要联合。如果各民主派的思想作风都和一样,又何必有这几个派存在呢?正是基于这种政治文化精神,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上,结合我国实际确立了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二)它是我国政政治演化的必然结果。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国内政治形势的发展和清王朝的衰落,各种性质的政治团体纷纷涌现,形成了多林立的局面,并在1912年到1913年围绕第一届国会选举展开了激烈的竞争。然而世纪之初的多政治随着宋教仁的遇刺和袁世凯复辟而很快衰退,与之一起衰退的还有资产阶级共和国实践。多制的幻灭表明,在这样一个政治制度、文化观念、经济条件均不完备的社会,发展多元政治势必诱发混乱、无序,而这恰恰是解决国内一系列问题的瓶颈。从20年代起,孙中山在总结经验教训和借鉴苏俄政组织管理方式的基础上,重整国民,从而大大提高了国民的合法性和战斗力、影响力。但从蒋介石起,国民统治很快蜕化为一专制和个人独裁,接着一专制和个人独裁又衍生出政治腐败、经济低效和军事惨败。无论如何整治,这些问题也无法根除。最终,失去民心的政和政权退出历史舞台。20世纪前五十年昭示我们,在,一独裁背离历史潮流,必定破产;多共治超越社会实际,也要破灭。怎样既体现多元性要求,又保持必要的政治整合能力,是新崛起的政必须面对的问题之一。领导的多合作制度,即是为解决这一问题给出的答案。的领导能够为整个国家提供强有力的领导核心,克服纯粹的两制和多制的缺陷;多合作则能够扩大社会利益代表面,为各种社会阶层参与政治提供组织、程序和渠道,克服纯粹的一制的弊端。这一制度,把一领导与多合作、一执政与人民民主结合起来,是充分考虑近代以来社会、历史实际所进行的原创性的制度设计,是我国政治文明发展的重要成果。

从我国的民主政治制度的构成来看,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政治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根据我国现行宪法的规定,我国的民主政治制度主要是:(1)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它体现了人民当家作主、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2)领导的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这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其组织形式是和各民主派、无派爱国人士、人民团体以及各界人士组成的人民政治协商会议;(3)民族域制度;(4)基层群众制度。这些民主制度构成了当代民主政治制度的基本框架,是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涵盖了我国各民族、各派、各人民团体、各阶层人士在内,具有广泛的民主性,是符合国情,被实践证明是成功的民主制度。作为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符合国情的政制度,也是政治制度的一大特点和优点。领导、多派合作,执政、多派参政是这一政制度的基本特征。它综合了多制和一制各自的某些长处,同时又避免了多制和一制各自的某些弊端。它既符合发展家的政治发展规律,也顺应了人民盼望政治稳定、加速发展经济文化的迫切要求。实践证明,这一制度有利于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充分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的历史条件下,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领导的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江泽民同志强调,的政局要稳,就必须稳定(多合作)这一格局。由此可见,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赋予多合作新的历史使命,多合作对于政治制度以及政治文明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是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的题中应有之义。

二、领导的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在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政制度是国家政治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国家政治和社会生活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当前,国内的阶级对抗性矛盾已经不复存在,人们之间的具体利益矛盾是在共同的理想与目标的前提下的人民内部矛盾。因而,在我国政制度条件下,通过多合作、扩大民主、广泛协商和实施监督来协调社会利益矛盾,以增进社会的团结、统一和稳定,形成强大的社会合力来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这不仅是必要的,而且也是能够做到的。实践证明,领导的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在实现和发展人民民主,扩大政治参与,增强和国家的活力、维护祖国统一和社会安定团结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多合作有利于扩大政治参与,促进社会主义民主的发展。当代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既有社会主义一致性,又有多种经济成份分配方式,多阶层,多派等多样性,这是存在和发展的客观依据,也是领导的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发挥作用的社会基础。建设高度的民主和政治文明,就必须保障各派、各阶层人民群众的政治参与渠道是充分和通畅的。多合作制度能够统筹兼顾各派、各阶层的政治权利和利益,能够包容反映各派、各阶层的愿望和要求,能够充分调动全国人民和各派、各阶层群众的积极性,有序有效地进行政治参与,从而促进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建设。

(二)多合作有利于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促进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新时期的民主派,是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和一部分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的政治联盟,是在领导下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一支重要政治力量。他们层次高,自主性强,参与性强,参政议政能力强。他们能充分行使民主权利,又具有较高的社会影响力。各民主派的成员来自各阶层,联系面包括劳动者、建设者、爱国者,具有广泛性和相当包容性。他们的参政议政,议政以民意民情,建言以真知灼见,献策以治国良方,促进了决策的民主化和科学化。同时,民主派以自己丰富的社会资源和智力资源,在经济、文化领域开展活动,如联络台港澳同胞和海外侨胞,协助引进外资和技术,开展咨询服务、智力支边活动和举办各类学校等,都取得了显著成效,有力推动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各项事业的发展。

(三)多合作有利于加强的领导能力和执政能力建设。的领导,是多合作的核心。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奠定了在新的历史时期的执政基础,而这种代表性是其他政或组织不能替代的。这也是执政和领导的合法性基础。这种代表性要依靠正确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来体现,靠深厚的群众基础来保证。从一定意义上说,各民主派也是执政联系社会各界的重要渠道。通过多合作,和政府加强与各派、各阶层群众的联系,扩大各派和人民群众的政治参与,采纳群言,博收广益。通过这一制度的运作和实施,使各派、各界人士更紧密地团结在周围,进而巩固了的执政地位和领导地位。

三、不断加强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推动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

十六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发展方向,就是要充分发扬民主,加强制度建设,实现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关键在于制度建设。制度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进一步促进民主政治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是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成果的重要环节,同时也是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正在不断完善发展、走向成熟的标志。

当前,一是要自觉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和纲领,坚持领导的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坚持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方针。二是要充分发挥多合作的优越性,有效抵御西方多制、议会制的影响,绝不能照搬西方政治制度的模式,但要注意研究和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使多合作始终保持旺盛的生机和活力。三是要建立健全各项配套制度、规定和措施,使民主派参政议政、民主监督和政治协商进一步规范化、制度化,切实做到内容具体化、运行程序化和操作规范化。四是要在不断完善多合作制度的过程中,把这些年各地在多合作中行之有效的关于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内容、程序、方法和途径等进行总结升华,以更加科学合理的制度或机制固定下来,上升为政策和制度规范,形成与此相适应、相配套的政策、制度体系,积极稳妥地推进制度创新。五是要在具体工作中,把政治协商纳入决策程序,重大方针政策和重要法规的制定,各级人大、政府、政协和司法机关等方面领导人选的确定,应征求民主派和无派人士的意见,并坚持协商于决策之前。要扩大民主派的知情范围和参与,政府有关部门要加强与民主派的对口联系,大力支持民主派围绕全局性和战略性问题调查研究、建言献策。要将民主监督寓于政治协商和参政议政之中,做到经常性监督与重大问题监督相结合,拓宽政府和司法机关在民主派成员中聘请特约人员的领域,进一步加大民主监督力度,推进多合作在政治上更加成熟,政策上更加规范,程序上更加合理,实践上更加有效,从而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推动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做出积极贡献。

 

(邹海宁,曹渊涛)   

【打印本稿】   【关闭】
·县新阶层、外知识分子工作统计表  [2018/03/23]
·收好这张思维导图,了解领导团队新...  [2018/03/19]
·澳门ag理论政策研究课题报送表  [2018/03/19]
·《山东年鉴2018》稿件报送...  [2018/03/05]
·2018年澳门ag真钱捕鱼预算公开  [2018/02/09]
·2016年澳门ag真钱捕鱼决算公开  [2017/08/03]
·2017年澳门ag真钱捕鱼部门预算  [2017/04/21]
·关于组织实施2017年度“泛海助学山...  [2017/06/27]
Copyright © 澳门ag真钱捕鱼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莱山芙蓉路6号
综合信息中心技术支持